当我和现在的老婆还没结婚时,就有一股很奇怪的念头,将来如果和其中一人结婚(后来才发现老大已经结婚了),一定也要和其他二个姐妹一起做爱,因为她们三个真的都是上等的美女,如果可以好好的和她们干炮那一定很爽。
  大姐叫玉慧,老二叫玉玲,而我老婆叫玉珍。婚前老婆很保守,坚持到新婚才要把第一次给我,新婚之夜我跟老婆不停的做爱,让老婆高潮好多次,但是我的脑海中一直浮现三姐妹的影像,就好像不停的操她们三姐妹一样,那一夜我们俩都满足的进入梦乡。
  婚后,因为我工作的地方和娘家很近,所以常在娘家洗澡、吃饭,大姐也在附近上班,而她老公则在隔壁乡镇上班,所以大姐经常在家,每次约等到下午五、六点才回去。二姐则在镇内的银行当柜员,生活圈很小不管那时候到岳母家都可以看到她,所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把她当第一目标,希望得到她的第一次。
  为了实现这个计划,我一直在观察她们俩的生活方式,我发现假日时她们俩个总是在星期天下午一起整理家中的事务,做完以后在在客厅泡茶聊天。而大姐夫假日常在朋友家打麻将,常常深夜才回去,所以大姐常在娘家过夜。
  二姐因为未婚,我猜想她应该偶尔也会有自慰的习惯,听我同学说过:
  未婚而家中的姐妹如果有家庭,通常她都会有性幻想,有可能在洗澡时,也可能在房间用手来满足自己,尤其是外表看起来愈保守,可能性愈高。为了求证同学的话,我利用岳父一家人外出进香时,偷偷的在浴室中装上针孔摄影机,准备好好欣赏她们俩姐妹的出浴图。
  每当她们洗澡时,我则在客房中欣赏美女出浴,果真如同学所说,二姐大约二天就自慰一次,每好像都很陶醉,看着她用手轻拨阴唇,在阴户快速的来回搓揉,脸上充满幸福的表情真想那时候进去和她快乐一番,这时的我常和二姐一起自慰,幻想着和她正在做爱。
  最令我想不到的是已B的大姐竟也会自慰,而且常从口袋中那出人工的阳具,看她不停的抽插,脸上快乐无比的表情,我想她的老公一定无法满足她,也可能有些性功能障碍吧。所以我想:如果利用星期天下午或许有机会一箭双鵰。
  终于让我等到一个机会了,那天大姐和二姐及我老婆在娘家做完家事后,三姐妹和我原本在家泡茶聊天,大姐突然说:从来没到玉珍家,难得今天时间还早,我们到她们家坐坐顺便参观她们的新居。
  随后一行人就动身到我家了。三姐妹似乎有说不完的话题,而我则到楼上把朋友给我的FM2及女用威尔刚拿了好几粒磨成粉状,我想好好的利用这个难得的机会。
  傍晚时,大家一起用餐,饭后在客厅喝果汁,而我则趁机在三个人的杯子中加入药粉端到客厅并且和她们谈天说地。不久以后,老婆觉得头有些晕眩,于是就先上楼休息了。五分钟后大姐和二姐也说有些累,想要先休息一下,于是我好心的请二姐打电话回家,并说晚上在我们家过夜,因为是在妹婿家所以她们俩也不疑有他;而我则向大姐说调些柠檬汁给她们俩提神,并且带她们到客房休息。
  我再也忍不住,低头将我的唇贴上了玉慧的柔唇,她唔了一声,并没有反抗。我抱紧了玉慧的上半身,让四片嘴唇紧贴,舌尖探入了玉慧那热呼呼的口中,触到她柔软的舌尖,她口中充满了醉人的香津,我大口大口的啜饮着她口内的玉液琼浆。小腹下经过热流的激荡,我那根粗壮的,身经百战的大阳具这时已经一柱擎天了。
  「你们…不可以……」玉玲睁大了眼,看着我与玉慧在地毯上滚动,四腿交缠激情的热吻,用一丝残存的理智抗议着。玉慧柔嫩的舌尖伸入我口中与我的舌头纠缠不清,我将她压在地毯上,胸前紧贴着她高耸的大约有34D以上的乳房。
  我将长裤褪到小腿以下,强忍了一晚上的大阳具这时由内裤中弹跳出来。我翻身将赤条条粗壮坚挺的大阳具压在玉慧那完全赤裸,粉嫩雪白小腹下贲起的黑漆漆阴阜上,大腿贴上她柔滑细腻的大腿.可能肉与肉慰贴的快感,使得玉慧呻吟出声,两手大力的抱紧了我的腰部,将我们赤裸的下体紧贴,挺动着阴户与我硬挺的大阳具用力的磨擦着,我俩的阴毛在厮磨中发出沙沙的声音。
  我的龟头及阴茎被玉慧柔滑的湿腻的阴唇磨动亲吻,刺激得再也忍不住,于是将她的粉嫩的大腿分开,用手扶着沾满了玉慧湿滑淫液的大龟头,顶开她阴唇柔软的花瓣,下身用力一挺,只听到「滋!」的一声,我整根粗壮的阳具已经没有任何阻碍的插入玉慧湿滑的阴道中,虽然我知道她不是处女,可是她这时却大叫一声。
  「啊喔~痛!」她的指甲因痛苦而搯入了我的腰背肌肉,丝丝的刺痛,使得我生理更加的亢奋。湿润的阴道壁像蠕动的小嘴,不停的吸吮着我的阳具,虽然她已经结婚但是小穴却很紧,似乎很少做爱。
  玉慧的子宫腔像有道肉箍,将我已深入她子宫内,马眼已亲吻到她花心的大龟头肉冠紧紧的箍住,舒服得我全身毛细孔都张开了。看着玉慧迷人的鹅蛋脸,冷艳媚人的眼神透着情慾的魔光,嫩红的脸颊,呻吟微开的诱人柔唇。吐气如兰,丝丝口香喷口中,更增加我的慾念。
  有如做梦般,这几个月来,我日思夜想及只能在镜头上和她想会,平常予人那种令人不敢逼视的高贵的美女。现在却被我压在身下,我的大阳具已经插入了她的阴道,肉体紧蜜相连的交合,生理上的快感与心理上的畅美,使我浸泡在她阴道淫液中的大阳具更加的壮大坚挺,我开始挺动抽插,藉性器官的厮磨,使肉体的结合更加的真切。
  玉慧在我身下被我抽插得摇着头呻吟,一头秀发披散,可能这时朋友给我的「女性威尔钢」产生了效力,只见她燥热的扯开了上衣,两团雪白柔嫩超过34D的乳房弹了出来,我立即张口含住了她粉红色的乳珠,舌尖舔绕着她已经硬如樱桃的乳珠打转。
  刺激得玉慧抬起两条雪白柔滑的美腿紧缠住我结实的腰身,匀称的小腿搭住我的小腿,死命的挺动着阴户用力的迎合着我粗壮的阳具凶猛的抽插,刚才的叫痛声再不复闻,只听到她粗重的喘气呻吟。
  「哦~好舒服…用力…用力干我…哦…啊喔~好舒服!我老公都没你那么行!好妹婿,好好的操我干我!我真的好需要」玉慧眼中透着迷惘的泪光叫着。
  美穴贪婪的吞噬着我的阳具,我挺动下体将猛烈的将坚挺的阳具像活塞一样在她柔滑湿润的阴道中快速的进出。抽动的阳具像唧筒般将她狂流不止的淫液在「噗滋!」「噗滋!」声中一波一波的带出穴口,亮晶晶的淫液流入她迷人的股沟间。
  「啊~哥~我好酸,受不了了,我出来了…出来了…用力到底,不要停…啊哦……用力的干我吧!啊哦…」
  看到玉慧近乎全裸的与我在地毯上纠缠,四肢像铁箍似的圈着我,玉玲清澈的大眼睁得好大,眼中情慾隐现,身子歪斜在沙发上,迷人的美腿软棉棉的垂下沙发,光润修长的小腿就在我眼前。
  我底下干着骚媚入骨高潮不断的玉慧,嘴忍不住吻上了玉玲垂下沙发未着丝袜的小腿,我伸舌舔着她雪白柔嫩肌肤。
  「你…你别这样…不要这样…走开~哦…好痒…不要……」玉玲的葯性已经发作,口中抗议,美腿却无力闪躲我的亲吻。
  玉慧在连续高潮后全身瘫软,昏昏欲睡,只是两条美腿还纠缠着我的下身,我强忍精关不肯射出的坚硬大阳具还与她的阴道紧蜜的交合在一起,一时松不开来。为了展现我的精力,我不断的抽插,小慧的高潮一次又一次,哦啊!玉慧一直的呻吟,我好久没这么多次高潮了,用力的插我!就在我们猛力的交合后,一股精液直冲玉慧的子宫,她大叫一声!
  喔哦…好舒服,再和我干一次!但我把她拉开。因为我准备和我心爱的玉玲做爱!我用两手撑着身子移向软在沙发上的玉玲,将昏沉的玉慧与我纠缠在一起的下体也拖到了沙发边。
  玉玲似乎知道了我的企图,可是却无力阻止,只能强睁着清澈如水的大眼,用哀求的眼神看着我。「不要…求求你不要…求求你…哦哎……」
  玉玲话还没说完,已经被我拖下了沙发,正要惊叫,张开的樱唇已经被我的嘴堵住了。可能这是她的初吻,一时她惊楞住,两眼大睁,眼神透着慌乱,不知所措。可能她的大腿肌肤特别柔滑,所以玉玲没有穿丝袜的习惯,这正方便了我的行事。
  我的嘴紧压在她的柔唇上,舌头伸入她口中胡乱绞动着,弄得她芳心大乱。空出的手可不老实的拉开了她窄裙的拉链,将她的窄裙全脱了下来。哇~!她纤细雪的小腹没有一丝赘肉,迷人的肚脐眼引人遐思,最令我血脉贲张的是她居然穿的是白色的丁字裤,将她的阴阜称得鼓鼓的,由于丁字裤过于窄小,她浓黑的阴毛由边缝中渗了出来,可能看到我与玉慧的大战,已经淫水潺潺,流湿了整个裤底。手眼受到玉玲美好身段的强烈刺激,使我犹插在玉慧的美穴中的大阳具更形粗壮坚挺,顶得陶醉在高潮余韵中的玉慧又大声的呻吟一声。
  玉玲这时只是无力的摇着头想甩脱我的亲吻,我却如饿狼般扯破了她的丝绸上衣,拉脱了她的34D蕾丝胸罩,她粉红色的乳晕比玉慧几乎大了一倍,我的嘴移开了她的柔唇一口吸住了她坚挺的乳头,从未有过的刺激便得玉玲大叫出声。
  「哎哦~不要…求求妳别继续这样亲我……哎哦!好痒哦!……不要啦~不要.....不要...嗯.....啊....噢....嗯....啊...!」
  我这时近乎丧失理性的咬着啜着玉玲已经坚硬的大乳珠,伸手将玉玲全身剥得一丝不挂,只剩她脚上的黑色细质高跟鞋不及脱下,反而称出她整体美好诱人的身段。
  我挺起上身将上衣脱得精光,使力扳开玉慧纠缠着我下体的美腿,将湿淋淋沾满着慧桂的淫液的大阳具压上了玉玲湿透粘糊般的阴阜。
  我的胸部也紧压着玉玲那充满弹性的雪白乳房,小腹大腿与她紧蜜相贴,哦!感受到她柔滑细腻的肌肤熨贴着我赤裸的身躯,我亢奋的大龟头胀得快要炸开来了。
  「啊啊啊~好痛!轻一点,我好痛…啊哦……」玉玲无力的扭动着纤细动人的腰肢挣扎着。
  我伸出手脚将一丝不挂的玉玲整个人包入了我的怀中,一手抱紧了她豊美弹性的臀部,使她的阴阜与我的耻骨紧蜜的相抵得严丝合缝一点空隙都没有。我继续挺动下体,大阳具用力的干,不停的戳她的处女穴。又湿又粘的液体流了出来,玉玲在我狠心的冲刺下,处女的血大量的流出,沾湿了我名贵的毛毯。
  我不停的干了玉玲约二十分钟,她由痛苦的哭叫变成无力的呻吟,最后可能「女用威尔钢」起了作用,她痛苦的呻吟似乎转变成快美的哼声。她柔美的腰肢也开始轻轻的摆动,迎合着我的抽插。因痛苦而推拒我的玉臂也开始抱住了我的背部,浑圆修长的美腿轻巧的缠上了我壮实的腰身,我们俩由强暴变成了合奸。
  我挺动着下体,享受着她处女美穴紧蜜的夹磨着我的阳具。上面我的嘴轻轻的印上了她柔软的唇,她轻启柔唇,将我的舌尖吸入她口中,她柔软的舌有点涩缩着,紧张的轻碰我的舌头。我知道她动情了,我开始将大阳具在她的阴道中轻抽慢送,大龟头的棱角刮着她柔嫩湿滑的阴道壁,引起她阴道轻微的痉挛。由于下体生殖器交合的刺激,使得她上面与我亲吻的柔唇也激烈起来,她开始伸舌与我的舌头绞动玩弄,口中泌出阵阵甜美的玉液,我温柔的品尝着,吸啜着,突然她口中发热,她的情慾高涨了,口内玉液狂涌,我大口的吞咽入腹。
  她动人的美腿开始紧箍着我的腰部,阴阜紧抵住我的耻骨,不由自主的伸出柔腻的玉手紧压住我的臀部,由开始的生疏挺动阴户迎合我的抽插到最后疯狂大叫着,狂猛的将阴阜与我的耻骨撞击。我的大阳具被她蠕动收缩的阴道壁夹得在无限快美中隐隐生疼。
  「哦!快一点…好痒…快点动…好痒…我痒嘛……」她激情的叫着。
  「叫我哥哥,叫我亲哥…我就快一点,我就帮妳止痒…叫我!」我逗弄着她。子宫花心处的搔痒,阴道壁的酸麻使得玉玲顾不得羞耻,急速的挺动着阴户与我大力的相干,口中叫着:「哥!亲哥…用力…哥哥…用力干我…帮我止痒…干!快干!我真的好爽啊,没想到和妳做爱这样的好!我好羡慕我妹妹能每天和你干!」
  看着我梦寐以求的玉玲在我身下浪叫着,没想到清丽如仙的她被开了苞之后,比她的妹妹玉珍还经干,还爱干,我亢奋的抱紧了她猛干狂插,她则纠紧着我猛夹狂吸。
  「我好酸…不要动…我受不了…不要动!」她突然两手抱紧我的臀部,雪白的美腿缠死我的腰,贲起的阴阜与我的耻骨紧蜜的相抵,不让我的阳具在她阴道中抽动。
  我感觉到深入到她子宫腔内紧抵住她花心的龟头,被花心中喷出的热烫处女元阴浇得马眼一阵酥麻,加上她阴道壁嫩肉强力的痉挛蠕动收缩,强忍的精关再也受不了,热烫的阳精如火山爆发般喷出,一股股一波波的浓稠阳精全灌入了玉玲处女的花心。她稚嫩的花蕊初尝阳精的抚慰,忍不住全身像抽筋一般颤抖着。
  「好美~好舒服!」玉玲两条美腿紧紧的纠缠着我享受着高潮余韵,我们就这样四肢纠缠着,生殖器紧蜜结合着进入了梦乡。
  日后才知道大姐玉慧的老公从来没满足过她,总是一两分钟就玩完了,经过我大阳具的调教,她就很少和老公做爱,她常在午休时偷邀我出去满足她的需求。而二姐玉玲初尝做爱美感,也常常找藉口溜班和我云雨一番,想不到美丽清纯如仙的二姐在开苞后,会变得如此的淫荡。我想如果老婆允许,真想一次和她们三姐妹玩4p~疯狂的做爱,那一定会爽翻了!